寒门学子跳楼事件:被操控与被轻视的学子们,请注意这种心理圈套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  • 来源:常州工学院教务系统_兵团教育信息网_滨州医学院教务系统|北邮urp
阅读模式

那么说来,张老师还好一点,扣40%的工资

写不出论文赚不了稿费的蒋某,在被导师要求退学之后,从9楼一跃而下。

值得欣慰的是,贪财的张老师已经被学校处理了

2015年,中南大学研三学生姜东身自杀身亡,在他留下的遗书里,大量描述了导师有违师德的种种做派,

不过中南大学对此事态度隐晦,一年之后才下来处分,处分的内容是,导师杨某在论文质量把关方面未尽职责。校方也未对姜东身家里有赔偿。

多年前自杀的北大学生贾昊,虽然自杀没有和导师有明确的关系指向,但从同学的种种叙述中,他生前也活在不合理的师生关系阴影中。

在新东方兼职的时候,同学给贾某拍摄的照片

贾昊家庭条件不好,完全可以领学校的助学金。但是贾昊却选择把这个名额让给别的同学,自己去新东方上课。

而他的导师谢某,却总要贾昊免费给自己的儿子辅导英语,后来象征性地给一点,一个月400,干了3年。这个价格,他在新东方一节课就能赚到。

可即使这样,导师还总是数落他没用。这让贾昊的情绪十分抑郁,感到生活无望,未来在北京生活不下去。

资料cr《时代周报》

还有抑郁自杀的女作家林奕含。

被害者往往伴随着数十年的精神创伤

还有西安交大的博士生杨宝德,生前也被女导师每日差遣来干这干那:

去停车场接导师上班,拎包送水买东西,陪应酬,陪喝酒……导师对学生的掌控已经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师生之间甚至还有这种对话:“你喜不喜欢我的外套”……

这些学生的死亡虽从法理上跟导师无关,但从他们生前留下的只言片语来看,他们长久生活在 一种如影随形的心理操控 之中,继而逐渐与外界孤立,沦为心理的 囚徒 。

陶某某生前的最后几个小时,面对母亲,也是“沉默”居多。

那么,这种让人无法摆脱的心理操控术是如何实现的呢?

1、树立绝对权威

在现有的教育体制下,导师与学生之间具有一种天然的权力关系。

学生的升学、就业、毕业论文、奖学金等方方面面都与导师有关,加上导师一般而言也是某领域的专家级人物,学生对导师会有一种天生的敬畏感。

《忌日快乐》里,女主跟老师分手的时候,老师就威胁说“我不会让你这门课过的”。

具体到陶某某事件中,从“拜师”开始,王某即以下跪、作揖及军事化管理制度进一步强化自己的 绝对 权威 。

猜你喜欢